访学澳大利亚有感——秦海花

发布时间:2006-10-19 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 浏览次数:

    今年三月至六月,我受亚联董学者项目资助,赴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麦考利大学进行为期四个月的访学。
    从春寒料峭的南京来到夏末秋初的悉尼,首先注意到的自然是两个城市间季节的差异 — 从南京出发时穿的是羽绒大衣,十几小时后到达悉尼就得换上短袖,没有任何的过渡,就从冬天直接进入夏天,这也是一种特殊的经历吧。出了机场,就是纯净的蓝天和灿烂的阳光。习惯了南京灰蒙蒙的天空,悉尼的阳光显得分外晃眼。
    和我一起参加这个项目的还有另外三个亚联董的学者,分别来自越南、印尼和上海。我和复旦大学的一位老师合住,住所离学校很近,而且旁边就是一个很大的购物中心,生活非常便利。我们四个人因为专业不同,被分派到不同的院系,开始了各自的培训任务。我们各自有一个导师,同时还有一个麦考利大学国际事务办公室的斯蒂文负责为我们安排生活、安排我们与学校不同部门人员见面等。
    第一次见面,斯蒂文就跟我们说到澳大利亚人虽然很热情,但他们也很忙,所以如果我们有什么事,想见什么人,就必须主动一点,不能等着别人来招呼我们。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我的导师是麦考利大学属下澳大利亚国家英语教学与研究中心的主任,工作非常繁忙,而且经常出差。我第一次与她约定的见面就因她临时需要出差而被取消。按照我的习惯,我觉得她这么忙,而我的时间是比较弹性的,由我盯着她再约见面的时间似乎不太合适,因此我便出于礼貌等她跟我约时间,结果过了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动静。等我再打电话给她的秘书时,却发现她又出差去了。吸取了这次教训,我每次都会在和她碰面结束时就把下一次会面的时间约好。
 
麦考利大学的办学历史不长,创立于1964年,刚成立时是一座研究型教学机构,只招收少量研究生。在短短的五十年间,这所大学迅速发展为一所国际化程度高、招生规模大的知名大学(该校在全澳洲大学中排名第六位)。麦考利发展如此迅速的原因有几个,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它对自己的准确定位。鉴于它自身历史短,政府拨款少等不利因素,麦考利大学把自己定位为“创新型大学”,用企业经营的理念,利用自己的资源吸引投资者,共同经营大学,并把目光投向海外生源,率先开拓海外教育市场,积极寻求各种交流项目。虽然说教育是否该产业化这个问题还在讨论之中,同时海外学生比例过高对学校的办学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但麦考利大学的这两项措施确实使它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飞速的发展。
 
在澳洲的几个月里,我感受最深的是澳洲人做事的认真,有时几乎到了刻板的程度。在麦考利大学的所有部门的办公楼进门都有接待处。不管你是想找部门领导还是普通职员,原则上得事先预约,否则就得向接待员报上姓名、来意、想找的人,由接待员打电话进去看他们是否有空,再由里面你要找的人到门口来将你迎进去。刚开始我对这一点还真不习惯,一是觉得他们办事的效率低,找个人还这么麻烦,再则觉得各个部门这样看起来防备森严,实在缺乏人情味。后来,我渐渐发现,其实这样的程序其实有效地减少了无谓的干扰,再则如果办事的时候如果不清楚该找谁处理,门口的接待员就能直接帮你联系上相关人员,这其实是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再说麦考利大学的各种会议。在那里各种各样的会议还真不少,各个会议都有会议议程,将下次会议的内容列成备忘录,事先发给各位与会人员,并听取大家的意见增减会议内容。议程一旦定下来,开会时会议主持人严格按照会议议程一项一项进行,不过每一项内容都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讨论的都是跟该部门个人手头在做的具体事务密切相关。每次会议结束,会议书记都会整理一份会议记录,并发给所有与会者审阅通过并存档。这样每次会议都有一定的针对性,相关的人员都会事先准备好自己想在会议上讨论的事务,同时每次会议也会针对先前未能解决的问题提出讨论后的方案。这样会议充分体现了既民主又集中的原则。
 
在麦考利大学访学期间,我的另一深切感受是学校的服务意识(包括对学生和教工)以及与社区的紧密联系。学校的教辅和行政人员绝对数量不多,但都是很敬业、也很专业。学校还经常针对他们工作碰到的各种具体问题,开设形式多样的培训项目,如如何在工作中处理矛盾和改善人际关系,如何增强服务意识,如何进行团队合作、如何面试等等。学校对于教学科研人员也开设了相应的系列培训课程,如如何写学术论文、如何指导学生课题等等。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培训项目绝对不是纯粹的说教和枯燥的理论,而是以具体实例、用课堂讨论、群策群力的方式,很有意思。此外,麦考利大学对于它在周边社区的形象和作用也很重视。校园本身就是开放式的,同时学校的许多资源,如图书馆、体育设施等都对社区开放。服务意识和社区意识这两点对于国外大学来说是办学的根本理念,但在中国的高校中似乎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
    这次访学使我有机会观察并亲身体验麦考利大学的办学理念和经验,深入了解一些部门的具体情况,接触许多行政管理人员、教学科研人员及学生,并与我们自己的办学模式进行比较和思索。这对我今后的工作将有很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