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金陵女子学院“中日和解项目”报告①

发布时间:2011-02-19 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 浏览次数:

 
 
英语系陈玉君 2011-2-11
 
        我们在ICU的半个月中,主要参加了两个机构的日常服务活动。
 
一、 周二和周五:三鹰国际交流协会(MISHOP)。主要是帮助外国市民适应日本生活,开设了日语课堂。这个课堂的志愿者都是一些退休了的老人,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他们也能够得到认可,被需要,也可以拥有自己的社交空间。但这些老人基本都是会英语的,所以本身学历水平都比较高,只能针对一部分老人。这个交流课堂中,我们不仅提高了英语,通过对他们的询问,也了解了日本的一些文化、福利等各个方面。周二下午还有个英语课堂,更突出了对日本老人的服务,是外国人帮助老人提高英语水平,但不管如何都是双方互惠共赢的。另外还有一些厨艺、滑雪等项目活动。但是我们没有参加,我们参加了日语英语沙龙。除此之外,我们在沙龙结束或开始前,会帮助做一些杂事,比如复印、核对等一些事情。
 
二、周一和周三:言论NPO。这个机构主要是做三方面的事情。一个是北京-东京论坛。加强中日的民间交流,但是也是刚刚起步,许多做法仍旧在摸索中。第二个是大选前的民意调查。第三个是企图把日本的各个NPO联合起来。我们主要做一些翻译工作,他们希望能建立一个中文的网站;还有查找一些中国媒体对日本的态度的文章;以及整理信件等事情。

常规活动之外,另外有参加某些机构活学校活动。
 
一、在ICU里参加过一个村上老师关于NPO的课程。我们在这个课堂上也介绍了中国的NPO组织和福利制度。
 
二、2月3日,我们去了兴望馆。那边每周有一个为附近老人举行的参会。这些老人的平均年龄在七八十左右。我们主要是去帮老人服务的。但他们这个馆现在主要从事育儿园的工作。里面照顾0-6岁的小孩,同时还有一些活动场地给上完课的小学生娱乐和学习。除此之外,还给老人开展了一些课程,书法和茶道。这个机构的主要经费来源于政府,同时育儿费用和老人的残废以及一些捐助。
三、3日晚上,我们还去了日中学院。那边的一些成年人利用下班时间来这边学习中文。他们对中国和中文都非常有热情和好奇,问了我们许多的问题。这个交流会让我们再次感到日本人的友好和热情。同时由于这天是中国的春节,也是他们的节分,所以还准备了传统的美食。我们本来打算讲中国春节的,还做了ppt,因为他们有很多问题要问,所以导致ppt没有时间讲了。
 
到本周三为止,在日本NGO和NPO的志愿工作已经完全结束了。回顾这几次志愿活动,我们在三鹰市MISHOP和日本桥的言论NPO分别去了五次,兴望馆去了一次,行程安排得比较紧凑,因而每一周都收获颇多,以下就是我对这几次志愿活动的报告:
三鹰市MISHOP(三鹰国际交流协会)是一个性质为NGO兼NPO的法人,这个机构的主要资金来源于政府支持。MISHOP为非政府组织,它是不受政府控制的,但是同时,政府还是会分配相应的资金给这个机构作为对国际交流的支持。MISHOP主要的日常活动是:
        1. 为新来到三鹰市的外国人(其中很多人为外国留学生,因为夫妻中的一方为日本人而乔迁过来的外国人)提供日语一对一辅导,日语老师一般为退休后的老人,但是他们有知识,所以他们作为志愿者来此当老师。
        2. 开展名为 Japanese Lounge 和 English Lounge 的交流课,这种交流课旨在在日常会话中为来自各方的人提供锻炼口语,交流文化思想的机会。
        3.有一些特定的针对MISHOP会员的活动或讲座。我在MISHOP所做的志愿工作相当简单,装信封,文件分类,参加Japanese Lounge 和 English Lounge,以及有一天到三鹰市市政厅去制作书,分发信件。在Japanese Lounge 中, 我只能讲日语。那对我来说还是挺挑战的,我从未与日本人讲话过,所以此去不太会说。不过那边的老师很耐心,总让我慢慢说。五次下来,他们夸我有进步,这给我很大鼓励。在English Lounge中,我们用英语交谈,谈论许多问题,也包括一些敏感的政治问题。我觉得他们有些认为中国政府对中国人实行了思想封锁,我觉得他们有点夸大事实,所以我会强调在中国我们当然可以用google搜索全世界的信息,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中国,但是感觉到的情况是民众受双方各自媒体影响很深,我们可以多多开展交流活动,不止在学生层面,在各个年龄阶段都可以,这样有助于给双方民众一个更为直观而深刻的了解。
言论NPO是一个非营利机构调查机构,旨在为政府反映来自知识界,商界,学术界,新闻界的评论及意见。言论NPO的代表为工藤先生,他曾经是一位新闻记者及撰稿人,但是,他也看到新闻界的弊端,所以另辟蹊径,创立言论NPO, 旨在客观反映群众对日本政界的看法。言论NPO还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那就是和中国日报合作,共同举办东京-北京论坛,这是前所未有的。至今,论坛已举办了6届,今年第七届论坛将在北京举行。我们在言论NPO做的工作大多为翻译,中英翻译,有时也会找一些中国媒体如何反映日本的文章,或者是中国人民如何认识日本的文章。我从未有这样直接地被推向中日双边关系。在这里,每天看的都是中日关系,这使我最近了解了很多中日间的分歧。但是言论NPO和中国日报举办的东京-北京论坛只持续两天,而且在中国和日本都不是很具有影响力。关于这一点,工藤先生正在联系中国的媒体,希望可以多方报道,引起广大人民的关注。
兴望馆是一个主要以保育活动为中心的非政府机构。当然他们还有其他活动,如周四附近老人聚餐。我刚好是周四去的,所以在那里帮着准备聚餐,并和老人们一同就餐,氛围很好,因为这些老人平均年龄在80岁左右,聚餐让他们有机会相互交流,平时他们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日本城市化发达,人们生活比较孤独。
        以上就是对目前活动的相关报告。这些活动都非常有意义,是他们让我不断思考,我们怎样在城市化过程中生活更好,怎样享受多元文化和全球化,怎样处理好国与国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