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金陵女子学院“中日和解项目”报告②

发布时间:2011-04-27 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 浏览次数:

英语系陈玉君 2011-4
经过在日本为期一个月的服务学习,我们于220日告别东京国际基督教大学,由下一次来中国服务学习的一位男生送行,从吉祥寺站上了去机场的大巴。从每一个小细节之处,我都感受到在这次服务学习交流项目中日方师生们友好真挚的情谊,分别时,那位男生特意给我和鸣冬买来两瓶热茶,“This is from me.” 让我们心里暖暖的。所以我觉得,只要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真正地坦诚相待,双方拿出诚意和决心,民间友谊还是可以继续下去的。下面我就服务经历和感想及建议做下总结:
我们俩的日程安排还是挺紧凑的,除了周六周日休息,其余时间都有活动,所以过得相当地充实。我们活动的地点大致是,东京国际基督教大学,三鹰市国际交流中心即MISHOP,非营利法人机构言论NPO,保育机构兴望馆,广岛京都的旅行,包括在广岛女子大学进行交流,广岛市和平纪念馆,京都的古迹参观等。在这一个月中,我们摸索,学习,思考,反思,每天我们都会记下当天的经历和感想,现在看看,颇有收获,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踏出国门看外面的世界,并且参与其活动,每天都是新鲜活力的,都是有意义的。
在学校,我们刚到的第二天,学校服务学习中心的老师们就给我们开了一个小型迎接午餐会,我们遇到了在这里中国留学生,其中有来自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的学姐,有来自上海的公务员,以及在日本读大学及继续深造的中国学生,他们日语讲得相当棒,让我们大开眼界。在学校期间,Mustuko 老师还给我们和日本学生们一起共同上了一堂课,介绍国际上现有的NPO机构类型,当然我们也介绍了在中国的社会福利发展情况和NPO发展情况。老师对我们介绍的内容相当感兴趣,课后还让我们把内容发给她们。在学校的另一课堂上,我们和日本的师生及言论NPO中的山下先生一同探讨了中日的和平交流。我们相互介绍了下父母的时代和自己的时代的区别,我们发现,差异还是挺大的。父母那一辈普遍文化程度没有我们高,受教育机会也没有我们多,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化发展相对发达的时代,接触面也多了,和父母也产生了代沟。也有学生谈到我们是80后的一代,我们发现日本的80后和中国的80后区别不是很大,有一点很不相同的是,中国的大学生受教育用的是父母的钱,而日本大学生很多都得靠自己课外打工挣得学费和零花钱,他们还得自己还学贷,压力是很大的,可是这也培养了他们的独立能力。我发现Mustuko老师对中国的80后很感兴趣,我告诉老师们,现在的80后也面临着工作,结婚,生子等人生大事,中国的80后也在成长成大人,压力一点也不小。毕竟,人总是在成长的,即使是90后,也总有独立面对人生的那么一天。
在三鹰市国际交流中心,我们平时一般都是帮着办公室文员们做事,都是一些轻松简单的事,可是即便是轻松简单,我们一开始做也是又困难的,因为我们并不熟悉。办公室里的姐姐们都是很有耐心的人,我一天下来会问510个问题,她们对于每个问题都是指点到家,令我深感佩服。在周二和周五都有Japanese Lounge, 说日语的时间到了,由于我第一次出国,和日本人交谈更是第一次,听力也没有跟上,词汇量也不充足,那边的日语老师也是相当有耐心,他们交给我的都是生活中实实在在的常识,很地道的说法,是很难得的练习机会。而在日本桥的言论NPO里,我们在工作之余,会和他们的代表工藤先生,以及山下先生一同讨论中日两国人民相互印象的问题。他们认为中国人大都都是受中国媒体,教育等的影响,日本人也是一样,受到日本教育,媒体传播的影响,因此双方互有偏见,而且很难消除。这就导致双方的友谊很脆弱,一有争端就会恶化,友谊很容易就会破碎。所以他们和中国日报合作创办东京北京论坛的目的正在于深入中日两国人民的理解和交流。关于南京大屠杀,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对中国人总是提南京大屠杀感到不解,Okada老先生问我们,“日本人需要怎么做中国人才会原谅我们?”他们告诉我日本首相曾多次公开向中国人道歉,除了小泉外,也无首相再去参拜靖国神社。他们似乎有些无策或是困惑。我们回答:“中国人需要日本政府在教科书中承认这段历史。因为中国人很重历史。有些事并不是过去很久就可以忘却。中国人需要日本政府的真诚。”Okada老先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但是关于政府,他们似乎也是无能为力。因为为保持中立的态度,言论NPO只负责做民意测评并为政府提供相关数据,他们暂时还未给政府官员们提过建议。
我的个人感触是人民是无辜的,他们很容易沦落为战争的牺牲品,或是成为为满足个人的野心的工具。因为当我参观广岛市和平纪念馆时,我亲眼目睹了原子弹 ------ 这一反人类核武器给人类的创伤。广岛受苦的还是市民们,他们家破人亡,受核辐射影响还患上了各类罕见怪病。当天晚上,我未能入眠,我脑海中总是重复着在广岛市和平纪念馆的一幕幕。后来有日本学生告诉我,当她参观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时,也是一夜未眠。所以我觉得,人类的文化再不同,情感反应还是一样的,所以从这一点出发进行友好交流应该是有成效的。当我们参观京都一大学的和平纪念馆时,我们拜访了馆长安斋先生。安斋先生也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第一个日方工作人员,他的和平纪念馆以和平为主题,他曾点出,中国的纪念馆强调的是战争的毁坏,和平强调的不是很多。同时他还表示,希望世界上举办的和平大会有一天可以在中国的南京举行,意义一定会很大。
这次日本之行是值得的,我在日本学到了日本人工作时的认真严谨态度,待人处事时的礼貌,同时,我也传达了中国人民的友好意愿,希望可以在更广的层面上进行友好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