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第一华人VP杨雪兰告诉20岁的你 人生应该这样过

发布时间:2014-11-06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GM第一华人VP杨雪兰告诉20岁的你 人生应该这样过

生于著名的上海外交世家,父亲是二战中牺牲的外交官杨光泩

毕业于美国最好的女子文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

美国GREY广告公司副总裁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华人副总裁

“百人会”创始人,常务理事和前任主席,“百人会文化协会”总裁


杨雪兰的人生如果写成一本书,那就是一部传奇。



 

【致青春——专访杨雪兰】2014-10-26 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文/李青蓝@WAVE


 

【年轻人一定要吃些苦】


杨雪兰的父亲杨光泩曾是中国驻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使馆的总领事。1942年,他与另外七位外交官在马尼拉被日军关进监狱并枪杀,那时的杨雪兰才五岁。在那之前,杨雪兰一家过的是比较富有的生活,住的是有花园的大房子,衣食无忧。但是父亲的死让她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母亲严幼韵带着三个还年幼的孩子搬回了马尼拉的老房子,并同时在家中收留了另外七位外交官的妻儿。顷刻之间这栋本来只够一家五口住的房子成为了中国驻马尼拉全体外交人员和家属的共同住所,杨雪兰姐妹三人就这么过起了40多人的“集体生活”:一个本只有三个卧室的房子,硬是住进了七家人。而杨雪兰母女四人和另外一家母子两人在同一个卧室,一住就是四年。


那时,一家的女人和孩子没有收入,那栋老房子周围也完全被日本军队占领。据杨雪兰回忆,那时没有汽油不能开车,所以她们出门只能坐马车;后来超市都关门了,她们就开始自己种菜;再后来水电也没有了,只能自己打井,点蜡烛。这样巨大的生活反差大多常人都难以承受,而杨雪兰却丝毫没有把它当成一段痛苦的经历。事实上,她一直认为自己拥有一个快乐而又满足的童年。


“那时的我其实并不觉得苦,反倒很喜欢那样的生活环境,”杨雪兰回忆道。“我原来怕自己在房间里睡觉,但后来总有人来来去去,很多人在一起睡觉,所以从来不会觉得孤独。在爸爸死后,我妈妈也从来没有意志消沉或是哭,一点都没有。她就是很乐观的一个人,从来不把负面情绪带给我们。我们有小朋友一起玩也很开心。所以我经常跟我的孙子孙女讲,其实他们的房间漂不漂亮,床被漂不漂亮,都是无所谓的。现在回看,我们当时那么差的情况,我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杨雪兰说她从这段经历中学到最多的是一种灵活性和适应能力(flexibility and adaptability),懂得了生活不是缺了什么就不行。杨雪兰会边笑边说自己其实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从吃的到用的全是自己动手。母亲带着她们种菜,养鸡、养鸭,还教会她们如何制作酱油、肥皂。“我们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吃到奶油和黄油。” 对于当时的她们来说,能喝到一口牛奶就已经是莫大的奢望。


在中国,绝大多数家庭都是独生子女,而一些父母极度宠爱孩子,不让孩子受一点苦或一点委屈,这在杨雪兰眼中是值得关注的问题。“很多爸爸妈妈自己吃了很多苦,所以好像不想让孩子跟自己一样,但其实这是个很大的错误,因为小孩子一定要吃苦。”


事实上,杨雪兰也正是遵循这样的法则教导自己的孩子。她最小的儿子Douglas在完成大学一年级后想暂时离开学校,就跟妈妈说想到家里Colorado的一套公寓里住。杨雪兰当时给他开出的条件是:房子可以住,但是生活费要自己赚。于是刚刚上大学的Douglas为了赚钱就去了一间餐厅的后厨做帮手。由于年纪轻又对厨房的事情陌生,Douglas经常因为做不好事情被厨房的师傅骂得狗血淋头。杨雪兰说正是因为Douglas有了这段经历,也看到了那些为了支撑一大家人生计而在厨房做一辈子洗碗工的底层工人,才明白了生活的艰辛和钱的来之不易。“有一些中国人会说哎呀你怎么舍得让他去做这些,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培训,”杨雪兰说。“孩子一定要吃一点苦,否则他们感觉钱是天上掉下来的,要什么有什么,不懂得珍惜。”


【那些你觉得没用的课,可能才是真的有用的】


杨雪兰在Wellsley女子学院主修的是经济和音乐,由于成绩优秀并且领导能力突出在大学期间获得了大大小小各种奖项。杨雪兰说Wellsley真正开放了她在各方面的思维,对她的未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她在大学的战略就是,只要听说哪节课内容很精彩或教授很棒就会去上,不管是什么学科。因为Wellsley作为文理学院本来就对专业课程的要求不多,杨雪兰当时虽然是经济专业,却将绝大多数时间用于学习历史、音乐、艺术等等人文类的课程。“我去学圣经,去学心理学,去学哲学,”杨雪兰说。“其实你学的很多东西是没有用的。你学很多统计,但其实你会发现在工作中很少会真的用到。那些真正跟了我一辈子的反倒是那些艺术、历史、文学的课。这些知识让我受益一生。”


【在工作中,你的人格比什么都重要】


杨雪兰大学毕业的时候,女性在社会上还很难找到工作。当时的杨雪兰给不同的公司写了上百封信,也经历了上百场面试,但还是没有任何公司愿意录取这位刚刚毕业的年轻姑娘。经过一段漫长的奋斗以及一些机缘巧合,杨雪兰最终步入广告界,进入了美国著名的Grey广告公司。在1983年,杨雪兰被任命为Grey广告公司的执行副总裁。随即在1988年,杨雪兰受邀加盟了通用汽车公司,成为了这家公司自1908年建立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华人副总裁。


当被问起是什么特质让自己一步步走到领导者的位置,杨雪兰不断提及家庭带给她的影响。杨雪兰现年108岁的母亲严幼韵曾是民国时期的传奇美女,也是第一批走向国际的事业女性。杨雪兰回忆,从小母亲就会邀请很多重要的人比如说外交官大使部长等到家里做客,也不要求小孩子回避,这导致杨雪兰从来就没有什么“阶级”的概念,觉得跟怎样的人都可以自然交流。有一次,在杨雪兰刚刚进入Grey广告公司不久,她参与了一个公司和当时的大客户Ford公司的会议,其间Ford的总裁做了一个很精彩的演讲。于是杨雪兰从会议出来后立马给这位总裁写了一封信赞赏他的演讲。杨雪兰说她丝毫不觉得一个小员工不能这样跨层交流,自己也并非想利用这个机会“打关系”,只是觉得好的演讲应该祝贺,于是就自然而然地写了那封信。


“我妈妈可以跟一个服务生聊天也同样可以跟一个总统聊天,她的态度不会有什么差别。”杨雪兰解释说。“我当时没有想到因为我位置太低就不该跟Ford的总裁写信,不觉得有什么限制或不应该的。所以我觉得我从我妈妈身上学到得就是跟人交流不看阶层而是看人本身。这是我家里的环境造就的。”


杨雪兰说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只要自己够聪明够优秀就该成功,但其实大家更应该关注的是自己的人格和身边的人对自己的看法。杨雪兰有多年在董事会工作的经验,而董事会最重要的职责就是为一个公司挑选好的领导者。她告诉我们:当在决定到底选谁进入高层的时候,董事会最后的考虑因素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智商高低或在公司的业绩表现,而是这个人是否值得信任,是否能让公司其它员工对于他做领导这件事感到舒服。


【要相信,你没有什么做不到】


杨雪兰说:“如果连你自己都觉得你一定做不到某件事,那你当然不可能做到。但如果你开放了自己的想法,相信一切皆有可能,那么你已经在通向成功的道路上了。”


2013年6月15日,Wellsley College和北京大学启动了名为“女性世界合作伙伴”的项目。杨雪兰作为主要负责人,在北大组织了以“女性领导力:世界因此而不同”为主题的大型论坛。这其实只是杨雪兰在帮助中国女性提高领导力计划中的第一步。在杨雪兰眼中,中国优秀的女性有很多,只是这些女性在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后却很少能在社会中走入真正的高层或成为行业领袖,这其中最根本的问题是中国的女性习惯了从思维上自己限制自己。“在中国好像有一个社会环境在告诉女性她们事业上的成功是不应该争取也不太可能做到的,而当女性有宏伟的理想时经常会被当成一个古怪的人。这种观念就是我们想改变的东西。”


一位北大学法律的女生在参加完杨雪兰主办的女性领导力论坛后特意找到她,说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未来有多大的可能性,也从来不会把职业目标设的多么远大,但这个论坛让她觉得自己的眼界完全被打开了。她发现自己完全有可能去做那些以前想都不会想的事情。杨雪兰说,这个女孩的话让她印象很深也很感动,更让她觉得自己在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情。


【要拥有精彩的人生,就别怕走弯路】


杨雪兰的三个儿子:David, William和Douglas,如今都已各自成家并且事业有成。已经是六个孩子外婆的杨雪兰,每当聊起对于三个儿子的教育,总是笑说自己不是tiger mom,所以其实三个孩子并不是学校的尖子生,走向成功的道路也都不寻常。“他们的价值观我很重视,比如说他们如何看待人生和如何做事,但是另外的,就像具体他们每天做什么,我是不会盯住的。有的时候你盯住孩子太多,他们自己没有爸爸妈妈就不知道做什么了。”


杨雪兰的大儿子David在19岁时从University of Illinois退学自己创业,直到几乎十年后公司已经正常运营自己也已成家,才又回到Northwestern University拿了Performing Arts的学位。David几年前刚刚辞去CISCO公司副总裁的职位,与妻子环游世界一年后如今又重新开始创业。如此精彩的人生,相信跟母亲对他的思维教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二儿子William是在公立学校读的高中,身边的同学有些家长在监狱,有些父母因为吸毒被逮捕,但这些孩子在学习上却异常努力,因为考入一所好大学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但William并不是死读书的类型,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的压力,所以在学校里的分数很一般,以致于当他申请大学的时候发现去不了任何他想去的学校。杨雪兰说当时William来找她说自己的情况,她就告诉他可以先去工作试试看。William就这样还没上大学就做起了金融公司的“传信员”,而这段经历也让William认识到大学的重要性。后来通过一年在Dartmouth College的旁听,他看到那里的学生不光努力学习并且每个人都有独特的魅力或能力,终于决定重新申请并最终成功进入Dartmouth读书。


至于三儿子,杨雪兰笑说,可能是吸取了两个哥哥的经验,从很好的高中毕业后直接跟哥哥一样去了Dartmouth College,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大一和大二的中间休了一年学去餐厅后厨工作。“我认为那些弯路是值得走的,因为这些锻炼了他们的独立性和主见。”杨雪兰的教育理念是让孩子自己走自己的路,从上学到工作都不帮忙,一切都让他们自己去摸索。而这也成为了三个孩子的人生哲学,他们知道自己不能靠妈妈或是别人,想要什么都要靠自己争取。


“You should follow your dream, hold on to it no matter what and try to work with it.” 杨雪兰说。“如果你做什么事情最后做的好,那一定是因为你喜欢。你不喜欢,不管怎样都不会真的做好。”杨雪兰一直坚定地认为,年轻人一定要追求梦想,但发现自己的梦想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你遇到困难或被拒绝的时候,不要气馁,因为这些挫折可能是你最终找到梦想的必经道路。”


- 终 -

文章来源: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会官方杂志《势w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