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讲座:中国社会主义女性主义实践再思考

发布时间:2015-09-29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浏览次数:

中国社会主义女性主义实践再思考
   —兼论美国冷战思潮、自由/本质女性主义对社会主义性别研究的持续影响
 
6月25日,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在贻芳教学楼301会议室举办“建院100周年系列学术报告”,美国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东亚系的王玲珍教授应邀作了题为“中国社会主义女性主义实践再思考——兼论美国冷战思潮、自由/本质女性主义对社会主义性别研究的持续影响”的学术讲座



此次报告由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妇女/性别研究基地共同举办,南师大金陵女子学院院长赵媛教授、副院长韦清琦教授,妇女/性别研究基地金一虹教授、郭爱妹教授以及金女院英语系、会计系、劳动与社会保障系、南师大公关院、河海大学性别研究基地等从事或对女性主义以及性别研究有兴趣的老师和金女院女性教育学的研究生们共同聆听了此次讲座。
   王玲珍教授曾获得美国康奈尔大学亚洲学、女性主义文学理论博士,现任布朗大学东亚系、现代文化与传媒系教授,并任南京大学-布朗大学性别与人文合作项目美方主任。其研究领域主要包括现当代中国文学、中国电影、性别研究、文学电影理论和跨国女性主义理论等。
   此次报告中,王玲珍教授对中国社会主义女性主义实践做出深刻思考,她通过剖析美国在80年代初出版的4本对之后西方女权主义的研究与发展有着巨大影响、奠基了近三十年来欧美学界尤其是女权主义研究领域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主要印象的有关中国社会主义和妇女解放的著作,并集中聚焦其中朱迪思·斯泰西(Judith Stacey)1983年出版的《中国的父权与社会主义革命》,对其做出批判性地重估,揭示其冷战和自由/本质女性主义立场,并质疑这批著作中西方中心和变相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两个经典结论: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具有父权本质,它忽视、放弃或者利用了女权主义;性/别系统和女性主义实践都具有自治独立性。
 
 


      王教授在对此书的分析中,强调了这类结论与当时西方整体社会政治文化以及资本主义内部左派与右派之间权力关系转化之间的联系,点出当时美国经过60和70年代以后整体转向保守倾向以及女性活动家们与左派阵营中的男性活动家们因后者体现出的歧视倾向而分道扬镳的现实状况。王教授指出正是这些激进女权主义(radical feminism王教授觉得翻成“本质女权主义”更好)理论成型的背景,使得本质女权主义失去了女权主义在此之前所拥有的对资本主义以及整体社会经济结构的批判特性,而变成强调一个剥离社会、政治、阶级等其它属性,独立自治、甚至脱离历史性而存在的性/别范畴(sex/gender system),而这正好解释了它最终会走向文化女权主义并与文化本质主义相合的根本原因。
  王教授通过深入的理论梳理,批评了长期以来西方学界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实践的研究大都是在忽视80年代那批著作形成的社会历史背景、全盘接受她们的主要理论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都有将西方女权主义理论过度普适化的倾向。王教授强调对于任何理论的学习和理解都不应该脱离其产生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背景,理论不仅是一种“文本表述”(narrative)还是“话语”(discourse)。
  最终,王教授还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理论的发展表达了期待。因为中国是真正拥有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实践经验的国度,因此,她相信,在此基础上,如果可以摆脱简单接受本质女权主义理论对于社会主义实践的批评的影响,而利用自身经验和实践成果,中国是有可能生产出与现有的理论不同、对资本主义以及当今社会甚至全球经济结构更具有批判性的女权主义理论。
 


     金一虹教授对讲座作出点评,她指出,王玲珍教授对于西方女性主义流派的发展,尤其是关于朱迪思·斯泰西所著《中国的父权与社会主义革命》的内容架构和主要结论等,进行了二次梳理,为我们批判性地认识西方女性主义和理性地对待中国社会主义妇女运动遗产,给予了重要启示。
   在最后的讨论和提问环节中,王玲珍教授对老师们和同学们提出的“本质女权主义理论的发展与西方学术领域整体性的文化转向”、“中国学界对于本质女权主义理论的拥抱,其中的现实因素”、“研究中的理论探讨与理论先行之间的差异”以及“如何在不同学科中践行女权主义”等问题,一一详尽解答。
   作为金陵女子学院(原金陵女子大学)建院100周年系列学术报告之一,此次讲座引发起大家对中国社会主义女性主义实践的再思考,大家纷纷表示受益匪浅。金陵女子学院也还将继续推出一系列面向全校的学术活动,开展对性别研究的讨论和交流。(金女院  杨笛 郝秋子)